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虎行天下

白额频频夜到门,水边踪迹渐成群。我今避世栖岩穴,岩穴如何又见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大名家,惊人的“遗嘱”  

2010-12-15 08:40:51|  分类: 知识论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八大名家,惊人的“遗嘱” - 古   月 - 虎行天下

        对子女,名人与常人无异,只是苦口婆心,更加勤勉。发黄的家训、不腐的尺牍,见证了经世不老的宿愿,名人们俯在儿孙、子侄耳畔,极富耐心地传授他们的人生经验与文韬武略,不厌其烦地训诫应该这样、不应该那样。尽管侧耳恭听的是一群资质参差的年轻人,他们不得不在殷切的监护下,接受各种入门训练,并随时准备承袭父兄的衣钵。

  先看皇帝,他们的家书或遗嘱并非一律板着面孔,相反,字里行间时常涌动着罕见的“舔犊深情”。

  刘邦是个大老粗儿,而《古文苑》收录的《手敕太子》却写得相当漂亮,这是临终前嘱咐太子刘盈的遗言。他检讨自己文化水平低,并提醒儿子多下功夫学习:“尧舜不以天下与子而与他人,此非为不惜天下,但子不中立耳。人有好牛马尚惜,况天下耶?”“吾生不学书,但读书问字而遂知耳。以此故不大工,然亦足自辞解。今视汝书,犹不如吾。汝可勤学习,每上疏宜自书,勿使人也。”

刘备的遗嘱也见诸正史,《诸葛亮集》载有全文:“人五十不称夭,(朕)年已六十有余,何所复恨?不复自伤;但以卿兄弟为念。射君到,说丞相叹卿智量,甚大增修,过于所望。审能如此,吾复何忧!勉之,勉之!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惟贤德,能服于人。汝父德薄,勿效之。可读《汉书》、《礼记》,闲暇历观诸子及《六韬》、《商君书》,益人意智。闻丞相为写《申》、《韩》、《管子》、《六韬》一通已毕,未达,道亡,可自更求闻达。”

弥留之际,刘备在白帝城“托孤”

  八大名家,惊人的“遗嘱” - 古   月 - 虎行天下

 蜀汉烈祖昭烈帝刘备

  这就是白帝城托孤的蜀汉皇帝,刘备怎能不知道儿子难成大器呢?可怜他临死还要鼓励刘禅树德行、勤读书,并用心良苦地替儿子开列了“必读书目”。可惜,是个“扶不起来的阿斗”,最终还是辱没了老爹的一番舔犊之情。

 皇家如此,臣工百姓也一样。明朝谏臣杨继盛属于见了棺材也不掉泪的人,他为人耿直,以“强项”而闻名,“铁肩担道义,辣手著文章”的联语便是他的传世名言。因弹劾严嵩他被捕入狱,临刑前,给儿子写了封两千多字的长信,以近乎威胁的口吻进行训教,下面就是从《杨忠珉公遗笔》里截取的一个段落:“我若不在,你母是个最正直不偏心的人,你两个要孝顺她,凡事依她。不可说你母向哪个儿子,不向哪个儿子;向哪个媳妇,不向哪个媳妇。若着她生一些儿气,便是不孝。不但天诛你们,我在九泉之下也摆布你们。”

 八大名家,惊人的“遗嘱” - 古   月 - 虎行天下

明朝诤臣杨继盛的画像

  八大名家,惊人的“遗嘱” - 古   月 - 虎行天下

他的书法

  杨继盛梗了一生的脖子,临终还“辣笔”著家书,冷森森的铁面孔跃然纸上。严父与慈父,内心并无差异,不过是一副心肠两样表情。其实,教育子女并没有权威版本,你有你的想法,我有我的经验;而面谈笔晤则令家长个个儿变成了慈航引渡的使者、现身说法的行家、洞若观火的智者、敢于自我批判的勇士和独立思考的哲学家。为儿孙计,他们不惜顶撞世俗、背经叛道,丢弃假、大、空的思想垃圾,从自己的人生中遴选更实用的信条。倘若这种文字传诸巷闾,个人道德将面临公众的指责。但是,为传承文明,担这么一点儿风险,值得。

  清人梅磊就很务实,《尺牍新钞》里有他两篇简短的家书,其中之一最富苦心:“客有过余问诗与制艺孰佳,余曰制艺佳。客问故,余曰:“诗能穷人,制艺能富人。请问,富贵与贫贱孰佳?”此虽一时戏语,实切己之论也。汝辈自夸王谢门风,究与饥寒何与?可深思之。”

 “制艺”指做八股文章,科考应试。诗是真正的艺术,但“能穷人”;“制艺”是毫无才情的狗杂碎,却“能富人”。明清之际,“富贵与贫贱孰佳”的诘问并非谁都说得出口。这种心态恰似东汉马援所说:“如闻父母之名,耳可得闻,口不得言也。”但是,梅磊甘冒天下之大不韪,到底把真话吐露给儿孙了,他要后裔们实实在在地活着,不贪一时虚名,惟求终生之利。

  类似的家训比比皆是,名人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在儿孙耳边掐诀念咒,其中不乏振耳发聩、慑人魂魄的警句箴言,经验型的智慧祭起来的则是照耀人生、家道永昌的思想法宝:

(1)“犬马”二字,常在心里省觉,便是恭敬孝顺。你看世上儿子,凡日间劳作任重的,都推与父母去做,明明养父母直比养马了;凡夜间晚睡早起的,都付与父母去守,明明养父母直比养犬了……禽父母谁肯承认?却不知不觉日置父母于禽兽中也。(明·温璜《温母家训》)

(2)一粥一饭,当思来之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。

  见色而起淫心,报在妻女;匿怨而用暗箭,祸延子孙。(清·朱柏庐《朱柏庐先生治家格言》)

(3)作官,当如将军对敌;做人,当如处子防身。将军失机,则一败涂地;处子失节,则万事瓦崩。慎之哉!(明·朱吾弼《尺牍新钞》)

(4)惟谦谨是载福之道,骄则满,满则倾矣。凡动口动笔,厌人之俗,嫌人之鄙,议人之短,发人之覆,皆骄也。无论所指未必果当,即使一一切当,已为天道所不许。吾家子弟满腔骄傲之气,开口便道人短长,笑人鄙陋,均非好气象。(清·曾国藩《曾国藩家书》)

(5)“出必告,返必面”,断不可任意往来。

  读书要目到,口到,心到……一字求一字下落,一句求一句道理,一事求一事原委……务求了然于心,了然于口,始可放手。

  八大名家,惊人的“遗嘱” - 古   月 - 虎行天下

清重臣曾国藩

  八大名家,惊人的“遗嘱” - 古   月 - 虎行天下

书法

  凡此种种,不一而足。名人的心血在字里行间流淌,齐家治国,阴及子孙,是他们终身最大的事业。这已成为民族性格中最凸现、最稳固的部分,直到现代仍绵延不绝。鲁迅先生的遗嘱几成名篇,他的理智豁达与古人不同,洞穿世俗人生的目光为他提供了一个新论调,他写了七项内容,其中第五条是专门针对幼子海婴的:“孩子长大,倘无才能,可寻点小事情过活,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。”

  这是鲁迅独有的话语方式,他有关人情世故的格言里,隐含着不同寻常的智慧。的确,任何历史时期都会有言论禁忌,有些说得出,但做不到;有些做得,但说不得。鲁迅笔笔见血,当然刺耳;而这恰恰是剥去伪装的世态人情。先生撒手人寰,这种独特的表达也随之终结。世界曾有过一个鲁迅,他是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。

  名人,是一个不可预料也无法复制的时代奇迹。这个奇迹只属于一个特定的时期,一个条件契合的人,商贾、官员、诗人、学者……凡事业有成者,无不双脚踏入同一条河流,一经过涉足,这条神奇的河流便死了、消失了,连当事人自己也找不回来了。弗洛斯特在一首诗歌里比喻道:“林中路分两股,走上其中一条,把另有条留给下次。可是,再也没有下次了。因为走上的这条路,又会分股,如此至于无穷,没有可能再回来,走那条从未驻足的路了。”人生的不可重复,几近于此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